俞灏明,卷土重来

发布时间:2021-11-20 来源:1905电影网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采写丨keva

摄影丨喵老师、杨楠

“曾经的我想唱就唱,我最闪亮,这一年夏天有最感动的阳光。你给我梦想,我勇敢往前闯,风吹雨打,拍拍肩膀......”

俞灏明和魏晨在《铁道英雄》首映礼上再度合唱《我最闪亮》,引发无数网友直呼“爷青回”。

2007年的夏天,俩人正是在这首旋律的见证下走向了人生第一个巅峰。 那年,俞灏明19岁,魏晨21岁,站在《快乐男声》的舞台上,一个是第六名,一个是第三名。

转眼15年过去了,他们各自的身份、际遇都有所不同。俞灏明遭遇意外重新出发,魏晨成功转型结婚成家。

可贵的是,一路走来,他们不时相遇,彼此陪伴,依然见证着对方的成长。

《铁道英雄》里,俞灏明饰演情报能手林栋,魏晨饰演武器专家亓顺。数不清这是两人的第几次合作了。用俞灏明的话来说,新作里没有对手戏,但他们却有种在江湖中互相仰望的感觉。

接受访问当天,恰好是俞灏明34岁生日。褪去昔日稚气,俞灏明感叹自己又大了一岁,他视《铁道英雄》为一份意义非凡的礼物,“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理想仍未实现,未来会继续努力。”

#结缘新主流电影#

“谁从小没有英雄梦呢?”

《八佰》之后,俞灏明自告奋勇要参演《铁道英雄》。在他看来,“铁道游击队殊死捍卫家园的精神内核十分吸引。”

较《八佰》“上官志标”的军官身份不同,《铁道英雄》里,“林栋”表面是为日本人运送物资的搬运工,实际却是保家卫国的铁道游击队成员,心思需要更加缜密。

俞灏明表示,刚开始看文学剧本时,已经能够感受到这个角色游离于各个部门之外的状态。作为一个情报传递者,他需要在复杂的环境中隐藏真实的身份,并用自己的方法阻击敌人的布局。

因此对林栋的塑造,他更多是让这个角色痞里痞气,甚至有点油腻,尽可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难度大”是俞灏明拍《铁道英雄》直观的感受。

影片聚焦抗日战争时期,临城枣庄英勇的“铁道队”与敌人斗智斗勇的故事,戏里不乏游击队员攀上飞驰火车等惊险镜头的展现。

因为徒手爬火车等动作十分危险,剧组原本没打算让演员亲自上阵拍摄,但俞灏明还是坚持自己上阵感受了一番,但他很快就发现,“没有威亚和武指的帮助,凭一己之力几乎无法完成这种动作。”切身感受让他对革命前辈的英勇无畏更加敬佩。

此外,同样他印象深刻的,是一场游击队员躺在大浴桶里洗澡的戏。队员们欢呼雀跃,享受久违的放松,“你想想,在那样的环境下,他们连洗澡都觉得奢侈,感觉就像在庆祝过年一样。但即使如此,依然每天奋斗在一线作战。”

在艰难的条件下艰苦地向前,俞灏明愈发感受到铁道游击队的不易。“他们每个人都是普通人,但英雄们又不惜为国家献出宝贵生命。”他呼吁青少年应该接受爱国熏陶,学习先辈的不屈精神。

《八佰》里的上官志标、《1921》里的陆征章、《铁道英雄》里的林栋,还有接下来《惊天救援》中的刘子涛,俞灏明已经成为了新主流电影里的常客。

他坦言自己向往这种血性十足的英雄形象,“能够参演这样的角色,感受他们为国家效力的冲动和意愿,会有一种精神上的满足以及人生经历的收获。”

拍《八佰》时,剧组一共安排了八个月的拍摄周期,俞灏明一待就是六个月,对每一场戏,都拼劲十足。

拍雨天的戏,演员们要穿着军装雨衣,背着枪和装备跑进仓库,几条下来,大家累到虚脱,俞灏明依然扛着一身重重的行头冲在前面。他直言对军人有种纯粹敬畏,希望演好这个群体。

“军人很苦,但这种苦是有荣耀感的!”

#转折中卷土重来#

从参加选秀出道、到偶像剧《一起来看流星雨》,再到如今参演新主流电影,俞灏明的演艺之路可谓紧贴时代潮流,甚至可以说,走在时代的前端。

契合时代风口曾经为俞灏明带来的,是《快乐男声》让初出茅庐的他以“国民弟弟”的身份备受热捧,《一起来看流星雨》里忧郁冷峻的端木磊一角更让他人气飙升。

但现在大家对俞灏明的印象,可能更多是他仍在这条路上为坚持自己而不懈努力。

俞灏明笑言,时代发展步伐飞快,所谓演艺轨迹契合时代只是一个难得的巧合,从选秀开始到现在,自己不能说是见证了时代的发展,但还是庆幸可以留在喜欢的领域,“不好的都会被淘汰,留下的都是好的。我们不能盲目去追随所谓受欢迎的东西,要继续保持自己的初心。”

众所周知,俞灏明的演艺生涯在一场大火中迎来转折。

彼时如日中天的他因为在《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片场遭遇意外爆炸,导致全身严重烧伤,面部、额头以下的皮肤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两只手的手背几乎烧出两个窟窿,烧伤面积达到39%。

很多人都以为,俞灏明会从此淡出大众视野。

困顿接近三年后,他凭借一首亲自填词谱曲的《其实我还好》宣布回归,坦诚面对容貌变化后的一切。

正如他在歌词中唱到,如果痛是一种形容,他也会倔强到最终.....重新出发的俞灏明,倔强地改变着自己。他不再让自己停留在演偶像剧的阶段,而争取往实力派演员的方向发展。

“脸没有那么靠得住的时候,我知道我再也演不了之前的角色了。”复出之后的俞灏明,给自己定了“三十岁时要成为一个真正演员的目标”。他开始不断跟导演和制片人争取可以发挥的角色。

比如,《那年花开月正圆》中的杜明礼,《八佰》中的上官志标,包括当下《铁道英雄》中的林栋,都是他争取回来的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杜明礼”是俞灏明塑造的第一个反派人物。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他不仅特意找来表演老师加强自己的声台形表,还专门戏曲学校学了一个多月的京剧,为角色表达加入京腔;为了贴近“杜明礼”自卑的性格,还给他设计了“热衷遛鸟”等细节,从而掩盖人物底色。同时在装扮上,俞灏明也毫不遮挡,任由脸上的伤疤被完全暴露,彻底放开自己。

而正因为将大反派“杜明礼”刻画得入木三分,俞灏明还招来了不少攻击与质疑。

“看脸时代,俞灏明就别复出了,只能演坏人!”

“俞灏明连舌头都烧坏了吧,能不能好好说话!”

但对于潮水般的刻意恶评,俞灏明不仅没有被打倒,反而决定用更强大的心态面对,“我愿意接受所有声音,但我看不惯这些丑陋的心!有种站出来继续喷!我只会更好的打你们脸!”

最终,《那年花开月正圆》成功让俞灏明提名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配角奖,并由此成为其演技升华的一个有力证明。

“浴火重生”后的俞灏明曾说,希望和自己绑在一起的标签不是颜值和大火,而是演技、实力和影帝。

回首过去,他承认曾经演《乐火男孩》和《一起来看流星雨》的自己是一张白纸,还不懂表演的真谛。而随着经验的积累,他渐渐明白演戏最重要是干净。拍戏过程中不能抱有太多的杂念,不能背离了演戏的本质。

俞灏明直言自己的期待很简单,只希望收获一些心仪的角色,“无论正派还是反派,只要这个角色对我来说有难度,让我有更多创造的欲望就好了。”

#一路成长的进步#

一路成长,就像在《铁道英雄》首映礼上,被观众提及《我最闪亮》的时候,他和魏晨让无数80后、90后回到那个夏天。

俞灏明透露,昔日一群快乐少年如今已经很少有重聚的机会。而从选秀舞台一并走来,魏晨算是和他共同成长和进步。

谈及与好朋友的关系,他形容两人是在互相陪伴、同时也在互相竞争。

俞灏明已经记不清与魏晨合作的次数,但他表示两人每次合作都相当有默契,无形中会有一种情景感跟亲切感,很快就能达成角色跟角色之间的关系,平日也会互相打趣。

《八佰》中,魏晨饰演暴躁起来像个疯子的朱胜忠,俞灏明则饰演带着圆框眼镜,斯斯文文的上官志标。

影片上映后,俞灏明就社交网站晒出与魏晨的合照,并写道,“很多人说认不出咱俩,(心)塞不塞?”魏晨则“调皮”回复,“你还是曾经那个美少年!”

“原来你还在呀!”俞灏明笑言,和魏晨十几年来同在一个圈子奋斗,直到今天还能见到彼此,会不由得为对方高兴。

“我俩一直能够看到彼此成长,虽然没有特别聊过大家身上的变化,但通过行为举止和延伸交流,依然可以感受到对方那份少年心情,这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他分享与魏晨私下相处会比较轻松与随意,“比如有些活动,会场只能跟个经纪人或者化妆师,经纪人如果提出说给晨晨补妆,我就会说‘我来我来!’直接来上手给他补了,可能一般人我也不敢这么做,只有对他可以肆无忌惮。我们可以没有任何考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放眼未来,两人或许还有其他机会再合作,或许更多是一人走上战场。但可以肯定的是,两人在下一个阶段再相聚时,依旧会是那句,“原来你还在呀!”

/ 福利 /

一句话说说你对演员俞灏明的印象

后台回复“福利”,按规则参与

有机会获得《铁道英雄》兑换券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