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首批资源教师刘翠红:坚守十年,给特殊儿童更多专业的爱

发布时间:2021-11-05 来源:新京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周一,两节绘本课;周二,三节绘本课和美绘课;周三一整天,绘本、生数、注意力、精细、朗读等八节课……在北京市海淀区永泰小学2021至2022学年的资源教室课程表上,课程安排得满满当当。每周,资源教师们在这里为随班就读学生提供25课时的教育训练服务。

海淀特教中心每年都会组织资源教师专项培训。图/海淀特教中心

作为联结特殊教育与普通教育的关键人物和资源教室工作的承担者,资源教师是融合教育的重要推动人员,其专业素养对融合教育的发展质量有重要影响。与此同时,学校缺乏资源老师、普通老师缺乏照顾特殊儿童的专业知识,是不少学校面临的现实困境。

2011年12月,海淀区特殊教育研究与指导中心(以下简称海淀特教中心)正式启动第一批资源教师资格认证培训,永泰小学教师刘翠红是其中一员。十年间,刘翠红从一名普通英语老师“转行”成为专职资源教师。如今,45岁的她已是“海淀区优秀资源教师”“海淀区融合教育先进个人”。 她的“转行”经历或许可为解决资源教师短缺问题提供了一条现实路径。

“赶鸭子上架”,十年前第一次知道“融合教育”

在刘翠红的教师职业生涯中,2010年是一个特别的年份。

此前,刘翠红只是一名普通的英语教师。若非要说她与其他老师有何不同,就是刘翠红拥有英语和心理专业的双学位,是当时学校唯一一个担任班主任的英语老师。

2010年,刘翠红第一次接触到了有问题行为的孩子。

听障男孩安安,言语理解与表达能力不足,常常和班主任及其他学生起冲突;脑瘫男孩亮亮,障碍程度偏重,体育课上总是一个人孤守操场或教室;患有严重情绪障碍的天天,常常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影响班级上课……

刘翠红发现,自己的心理学专业知识并不总能发挥作用,“心理学和特殊教育还是有区别的,有的孩子不是通过个体或者团体辅导,就能为他们提供帮助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巧合的是,就在这一年,成立不久的北京市特殊教育研究与指导中心组织了北京市第一次资源教师培训。刘翠红被学校点名参加此次培训。

什么是资源教师?资源教师要做些什么?为何要让这些有问题行为的孩子在普通学校就读……当时的刘翠红对这些问题还都一头雾水,参加此次培训,颇有几分“赶鸭子上架”的意味。可恰恰是这次的培训,为她打开了一扇通往资源教师的大门。

“我第一次接触到了融合教育这个概念,然后了解了患有各种障碍的孩子,像自闭症谱系障碍、阿斯伯格、精神障碍、学习障碍、注意力缺失伴多动障碍等等,每一个类型的孩子有哪些表现,跟心理学的知识真是不一样。”刘翠红感触颇深。

在此次培训中,刘翠红一共参加了4个模块的培训。之后,她渐渐地能根据学生的行为,初步判断孩子可能属于哪一种障碍类型,也能从家庭教育的角度和家长沟通,一起接受孩子的与众不同。

从那时开始,刘翠红第一次认识到,以往观念中的问题学生,其实是由于一定的生理机制影响才造成问题行为,而对于他们,不是仅有爱心就行,必须要有科学的知识系统、策略,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2011年12月,海淀特教中心开始第一批资源教师资格认证培训,刘翠红再次参加。此后,与资源教师有关的培训,只要有机会,她都积极报名。

被扯掉耳环、打掉牙齿,也曾哭着说“不干了”

画十几稿才确定资源教室的设计稿、去兄弟院校参观、采购教具……在学校的支持下,2012年9月,刘翠红一手打造的资源教室正式投用。看着从无到有的这一切,刘翠红心里十分感慨,“有学校支持和信任,今后再苦再累,也不要有怨言。”

此后,永泰小学在资源教室课程建设上,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品牌特色,比如以瑜伽、球操为主的粗大运动训练,以精细动作为主的巧手造生活、以美绘认识世界的绘画课,以专题为主的绘本课,以生活技能为主的生活数学课等。

资源教室的工作并非一帆风顺,一次“意外”差点让刘翠红的“雄心勃勃”戛然而止。

外人眼中,阳阳一直是一个奇怪的学生:他上课不进教室;看到什么新奇的液体都会喝;有人从他身边经过,他就会打人家;进到教室后,极少能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常会在地上乱爬;他不会收拾整理书包和文具;吃饭时,常弄得满脸、满地都是;吃完后,也不能自主收拾餐具;上体育课,常不听教师指令在操场上乱跑。

2016年,有一次刘翠红给阳阳做个体辅导时,他突然情绪失控,用手揪住刘翠红的耳环。刘翠红想要阻止的时候,阳阳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手狠狠地往上顶。“他正好坐着,我站着,他的手使劲往上抬,我的牙马上就流血了,下牙疼得不行,舌头也被挤了。这件事没过多久,牙就掉了。”

被吓到的刘翠红,跟教学主任哭诉,“不干了”。后来,在海淀特教中心的专业老师帮助下,刘翠红才知道,原来是自己戴的耳环来回晃动,刺激了阳阳,才引起了他的情绪失控。“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做一名资源教师的专业性要求这么强。”

个性要强的刘翠红给校长写了封信,“我要做专职资源教师,要做区里最优秀的资源教师、甚至市里的。”

此后,刘翠红再也没在学校里戴过耳环,而且格外关注自己衣服的颜色、说话的声音和语调。“情绪障碍比较严重的孩子,很容易封闭自己。只有在安全的环境里,他才有安全感才能放松下来,解决问题。”

2018年9月,刘翠红如愿成为一名专职资源教师。

沙盘治疗师、言语高级治疗师、孤独症高级治疗师、儿童入学能力评估师、北大六院的感觉统合高级治疗师、中国应用行为分析师(CNABA)证书……对于资源教师而言,涉及学生发展的行为筛查、家庭访谈和教育支持、课程设计与康复训练都是必备的专业技能,在参加培训之余,刘翠红还成功考取了资源教师工作中涉及的各种证书。

如今,刘翠红已是“海淀区优秀资源教师”“海淀区融合教育先进个人”。

刘翠红和学生们在一起。图/受访者供图

培养更多“刘翠红”,450余人已持证上岗

在海淀特教中心主任王红霞看来,推进融合教育最难的是解决师资问题,“像资源教室这些硬件,都能用钱来解决,但资源老师的培养并不容易。学校的科任老师都缺,更别提资源老师了。”

“那时每个区(县)也才一两个人参加培训。”回忆起2010年首次参加市级资源教师培训时的场景,刘翠红表示,参加培训的人并不多。

值得庆幸的是,资源教师短缺的状况正在慢慢改善。记者了解到,从海淀特教中心2011年组织第一次资源教师资格认证培训至今,全区已有超过450余人资源教师顺利经过培训持证上岗。“每年计划给40名老师做资源教师培训,但基本上每年报名人数都会超。”王红霞说道。

同时,资源教师接受的培训也越来越系统。王红霞介绍,“刚开始时是觉得什么重要就讲什么,比如评估工具重要就讲评估工具。现在不一样,整个课程体系很完善,理论、实践、实习、考试都有。”目前的培训课程主要分为教育类和心理类两大类型,“讲课的老师都是北师大、华东师大等高校特殊教育方面的专家。”

一名教师从参加培训到最后获得资源教师的专业证书,前后要参加80学时的培训课程,历时一年才能持证上岗。“即使拿到了证书,也得不断学习。”王红霞介绍,指导中心为区内资源教师提供了很多提升类的课程,比如多动症案例分享、情绪行为干预等等。

“学校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给资源教师单独设一个岗位、编制,在很多时候并不现实。”王红霞认为,资源教师的培养之路仍有困难。她透露,目前资源教师的培训多是中小学教师参与,“十四五”期间还将拓展到幼儿园阶段。

也曾有人问刘翠红,放弃英语教师身份,转而成为一名“默默无闻”的资源教师,值吗?

“我在英语教学上已经发展挺好的了。在师资这么紧张的情况下,学校有魄力把我拿出来,对我来说真的很不容易。”刘翠红表示,虽然资源教师在评职称方面会受到一定影响,而且很多工作都在“看不见的地方”,“但是我觉得只要是服务好学生,就能体现教师的岗位职责。”

刘翠红和学生一起训练。图/受访者供图

刘翠红至今仍记得一个叫圆圆的男孩儿,他有严重的情绪障碍,一旦被环境刺激到,就会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老师和班里同学也无法正常上课,在一二年级时经常在操场乱吼乱跑。“经过干预,他变化很大。三四年级的时候这种情况就少多了,情绪控制的能力也好了,不会随便出教室。到六年级时就更少了,一两个月才有一次情绪问题,而且这个时候他会主动告诉班主任,然后来找我寻求帮助。”

刘翠红告诉记者,最有成就感的时刻,就是自己设计的教学方案,通过个性化的专业策略,对孩子有效果,看到孩子脸上有笑容,“帮助一个孩子,就是帮助一个家庭、一个班级。”

(文中学生姓名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孙颖莹_NB19008)